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 文章

母乳喂养的365天,给妈妈多一个坚持的理由

2019-08-10 来源:腾讯育儿 作者:责任编辑。王凤仪0768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央视网消息:(实习记者 冯松毅 记者 张恪忞)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母乳喂养越来越成为广大适龄女性生儿育女不可逃避的话题。研究表明,母乳含有6个月内新生儿生长发育所需的全部营养及抗体,婴幼儿6个月到2岁期间,母乳仍然能够为其提供1/2-1/3的能量需求,并增进母婴联结。因此,母乳是婴儿最理想和必须的食物,母乳喂养可以让妈妈和孩子均获益。

然而,目前我国的母乳喂养情况不容乐观。2019年2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显示,我国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约为29.2%,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且与《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和《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提出到2020年我国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的目标仍有一定的差距。

妈妈来自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力、家人的支持程度以及整个社会所营造的氛围,都在影响着“母乳喂养”这个母婴本能行为。给妈妈多一个坚持母乳喂养的理由,让她们在哺乳阶段受到应有的尊重和更多关照,需要整个社会共同努力。

“暴力通乳”之痛

“堵奶”“通乳”这两个貌似相生相伴的词,高频出现在新妈妈们的生活中。然而一部分妈妈并不知晓,她们曾经的经历或许是一场“暴力通乳”。

阿莲(化名)是一位新手妈妈,正在哺乳期的她出现胸部涨奶结块,为了通乳,她在月子里第一次走出家门。然而,她却遇到了一位手法不专业的通乳师,让她“伤上加伤”。

阿莲告诉央视网记者,她第一次踏进灯光昏暗的房间时,戴着口罩的通乳师让她躺下,话语不多,既没有具体跟她沟通乳房情况和心理情况,也没有询问宝宝吃奶的频率和健康状况,上来就用大力按揉乳房肿块。“她手法很重,三次通乳让我痛得死去活来,比生孩子还痛。”阿莲说。

通乳过后,阿莲很失落。可回到家,看到襁褓中的孩子,她转念又坚定了喂奶的信心。然而,通乳都这般疼痛难耐吗?社区母乳喂养咨询师、国际认证泌乳顾问(IBCLC)刘燕说,如果在通乳过程中大力按揉硬块部位,并有疼痛感的,初步可以判断是暴力通乳。乳腺组织非常表浅、脆弱,尤其是哺乳期,人为地对乳房暴力按摩、揉捏会让乳腺导管损伤,继而引发更为严重的乳腺疾病。

“真正专业的通乳师通奶的时候是不疼的。”阿莲后来了解到,专业通乳师会先摸清乳腺走向,了解母乳的情况,而不是盲目地“暴力通乳”。“其实,宝宝才是最好的‘通乳师’。”阿莲还建议身边和她一样的“痛并坚持着”的妈妈们要让宝宝多吃奶,找专业合格的通乳师,如果遇到“暴力通乳”,要勇敢说“不”。

当真相被还原时……

曾有极端的案例,新手妈妈在母婴护理店办理了上万元的乳房护理套餐,从生理性乳涨开始就每天不断地接受乳房按摩服务,为她提供按摩的人员从不同的小店员逐级更换到店长。

“既然办了那家店的套餐,就必须包好,不就是喂个奶嘛……”这就是丈夫的态度。两周时间,这位妈妈的乳房就变得青紫如猪肝色,肿胀如篮球大小。最终,这位妈妈去了医院,被诊断为多发性乳腺脓肿。

堵奶,只是母乳喂养会遇到的诸多问题中的一个。当真相被还原时,我们看到的是人为地在制造焦虑,削弱母婴哺乳本能。

原本只需改善婴儿吸吮加冷敷,就能有效缓解的生理性乳涨、乳汁淤积和乳腺炎等常见哺乳问题,生生地被商家拿来做了文章。

除此之外,我们所熟知的母乳代用品也是所谓的母婴服务的商业“重灾区”。中国消费者协会商品服务监督部主任皮小林表示,中国消费者协会在问卷调查过程中发现,母乳代用品消费者存在的认知偏差非常严重,并且怀孕的母亲和哺乳期的妈妈们遭受母乳代用品的宣传压力更大。

“当妈妈出院回到社区后,她获得的母乳喂养支持绝大部分是不必、甚至可能有害的乳房按摩疏通,或者各种母乳代用品宣传,却没有人能好好静下来听她和孩子的需求。”刘燕说,给予专业评估和个性化的哺育支持十分必要。

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在《成功促进母乳喂养十项措施》中提出,出院时,向母亲介绍可提供母乳喂养支持的社区资源;与社区共同改善母乳喂养支持服务。

那么如何在社区实施有效地促进母乳喂养举措呢?刘燕表示,社区母乳喂养支持需要有专业的妈妈互助小组、社工机构或商业机构协助妈妈们接受产前母乳喂养宣教,教会妈妈自己处理产后常见哺乳问题,支持妈妈发现和认可自己和孩子的本能,协助妈妈找到合适的转诊途径并给予妈妈足够的心理支持与陪伴。

根据美国密歇根开展一项母乳喂养妈妈互助小组项目研究发现,相比没有接受互助小组支持活动的妈妈,接受互助小组支持的妈妈至少能多坚持2周以上的母乳喂养,并且会提高22%的早开奶率。

“赋能”不是一句口号,而是需要每个人真实的投入。刘燕说,社区母乳喂养支持机构的人员需要有较高的准入门槛和统一的专业资质,并且要对这些机构定期检查与审核。通过审核的机构可纳入医院为妈妈出院后转介的社区支持组织名单中,同时当地医院能认可这些机构为妈妈转诊前的评估意见。“然而这样的社区母乳喂养支持机构目前在国内是稀缺的。”

谁知瓶中奶,滴滴皆辛苦

在一二线城市,为了保障宝宝吃到最健康的“食物”又不耽误上班,不少妈妈通常选择“背奶”。小倩(化名)是北京“背奶”妈妈中的一位。小倩的宝宝满四个月时,她回到单位上班。每天上班前先把孩子喂饱,然后挎上吸奶“小包”去上班。

小倩所在的公司没有母婴室,因此每次吸奶都要到卫生间吸,那里不仅卫生很难保证,还没有相关设施,小倩只能买了小冰箱、冰包和冰排储奶。有时候同事会打趣说:“呦!给孩子‘做饭’去呀!”她也只是笑笑,独自“享受”一个人的挤奶时刻。

小倩上午下午各挤一次奶,刚开始,有时会因为没时间或工具对挤奶设备进行清洗消毒,她只能靠手挤,“当时的痛苦没有身边的人可以体会。”她说。

每天上下班,小倩需要坐半个小时的地铁,再骑20分钟电车。那些顶着太阳每天“背奶”奔波的日子让小倩难以忘记,她说:“谁知瓶中奶,滴滴皆辛苦。”

纯母乳喂养坚持半年后,宝宝开始逐渐添加辅食,她这才淡定下来,看到宝宝白天吃饭很好,一天天健康成长,她心里感觉自己“背奶”的日子是值得的。就这样,她坚持了两年,一共“背奶”十万多毫升。

据调查显示,全国有将近30%新晋妈妈加入“背奶族”,其中北京新晋妈妈加入“背奶族”的比例最高,达到了50%。

然而,用人单位对母乳喂养的认识程度、哺乳室缺失等问题依然存在。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研究生教研室主任唐芳认为,延长产假至6个月,建立增加母乳喂养奖励假,完全细化和落实用人单位建立哺乳室的义务等显得尤为重要。

立法促进母乳喂养

母乳喂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也许会有人对立法能否促进母乳喂养有所疑惑。广州市人大代表雷建威表示,其实这不是强制规定妈妈们必须母乳喂养,而是为妈妈们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规范公共设施,设立母乳喂养补贴等,为她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支持。

今年,广州市在国内首开先河,立法促进母乳喂养工作已有初步成效,同时也体现了地方立法特色。2019年1月,74名人大代表在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联名提交了《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5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相关决定,该议案正式进入立法程序。6月,广州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开始了草案条文的审议工作,多方征求意见并深入开展立法调研和科学论证,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7月底,《草案修改建议稿》通过一审,并计划在9月进行二审。

《草案修改建议稿》对母婴室的建设、科普宣传、科学研究、母婴室的管理等内容也一一进行规定,其中,由广州市卫生行政管理部门作为母乳喂养促进工作的监督管理部门,由广州市人民政府为母乳库的建设、运营与管理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由母乳库管理者给予捐献者一定的营养补贴,解决母乳库运营难问题。

“整部法是希望通过调动政府部门、医疗机构、用人单位、社会及家庭的一切资源和力量,形成一个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母乳喂养支持体系。”雷建威说,政策倡导中最有效、最有影响力的方式是立法。母乳喂养的立法,可以对广州这个领域的相关人产生持续影响。

母乳中一半以上是水,也如同水一样重要,被称为“生命之源”。推动母乳喂养,是促进儿童健康成长的重要方面,需要每一位妈妈、家庭的支持,也需要政府的倡导以及全社会的理解和推动。